【笔画如墨】番外一、白沫

散文随笔 . 2021-01-18 . .

『白沫、白沫──』

白沫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孤儿院门外。那时她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小孩懵懂,却也能从衣著里感觉到对方的出身并不凡。

有一些人打从开始就活在泥堆里,他们能够一眼辨认出同类,那些臭味相投的人。当孟睿一出现,她很快就明白,他是不一样的。有些金子落到土里依然是金子,身上再多泥也掩盖不了他的光。

她叫白沫,就像唾液一样,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她的父母不知所终,有记忆以来就是这里,孤儿院里。泥泞本来就是黑的,哪怕名字里有个白字,也不能改变什么。

当她提起如墨时,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些沾沾自喜,或许该说是讽刺才对。如墨,就像墨水一样;白纸如墨,这种狗屁不通根本连不起来的词——那个白,指的是她自己。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居然顺著她的话取了名。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她至今仍难以忘怀他不以为意的表情,然后那张惜字如金的嘴,轻飘飘地飘出一句是吗,那你还缺一支蘸水的笔。

笔划如墨,四个字,从此至死不渝。

白沫从梦中苏醒,她抹去身上的冷汗,喘了几口气。自那天后,她频频做恶梦,先是梦到呛人的浓烟,再来是人群四处逃窜的杂乱景色。她找不到孟睿,她找不到他。

白沫,你应该明白我收养你的原因,我不是为了让你继续胡闹下去才收养你的。

白沫低著头,左耳进右耳出,自从她发现时间里论这一块时,她想不论机会有多渺茫,都值得一试。她悄悄打探白亦安的上课时间,故意将时间错开,一试就是一年。孟睿『过世』,找不到尸体,执念刻在心上、融进血里。

她发现异状是在家里附近的小区开始凭空出现建筑物开始,而住在附近的居民却面色如常,恍若什么事也没发生。

她留了一个心眼。

当她注意到建起来的建筑物是她理想中的住宅时,她确信自己遇上了奇迹。之后又辗转过了几个年头,那里『新居落成』,却没有什么异状传出,白沫心里难免有些失望,想著是不是自己又自作多情,想岔了什么。

直至她手机里出现了孟睿的号码。她发现这件事后迫不急待地拨过去,被对方切断了。她却好像得到了全世界,笑得比谁都要高兴。

那天她出去得早,悄悄跟著孟睿后面,看著他警惕又茫然地穿过街道,最后停在她画的看板前发楞。她就站在远处看他,像是盯著什么稀世珍宝,眼神里尽是缱绻。

孟睿……

她喊得很轻,像是喊给自己听的。

最后她欣赏够了,大喊了好几声:孟睿!

那人转过身来,在看见她的瞬间愣在原地。

白沫一笑,心想: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很久之后,孟睿消失,白沫在之后的加密文件里输入了密码,看见了一幅画。那是一个戴著草帽的女孩,风吹起她的裙角,连带帽子上的蝴蝶结一起晃动,她扬起笑容,笑得温柔惬意。

白沫握著滑鼠的手止不住颤抖,不断呢喃著同一句话:原来这是你心里,我的样子……

后来她将图扫描下来,删了那封邮件,手机桌面换成了自己的临摹画作。日后陈榕榕看见那幅画,很惊讶地向她提起:沫姊,这不是你在看板上的那幅画吗?你又重画了一遍?看起来更漂亮了!可是这感觉不是你的风格啊?

对此,白沫笑而不语。

那封被删除的信跟这幅画一起放在心底,一厢情愿地把这些东西当作她和那位孟睿之间,唯一残存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