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舔了我一整晚

"去哪?"

"另一个街头,我相信不少人乐意赚点外快。"

帮派向来忌讳叛徒,然而正如丹佐所言,萨尔瓦多黑帮的对头乐得替他多制造些麻烦,正因为如此警民合作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嘿、大伙们。"

这里是一个社区篮球场,场地有些破旧,六个半大的未成年孩子正聚在一块打球。

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 朝篮框投了个漂亮的空心球,其中看上去年纪最大的黑人男孩发话了:"你是条子,打球犯法吗?"嘴上回答的对象是丹佐,目光却始终瞪着布兰登直瞧。

人种歧视一直以来都是美国不愿承认却确实存在的问题,正如白种人对此区敬而远之,黑人区同样排外不友善。

"当然不犯法,我就来打听些事情而已。"

"我们不奉陪。"只见少年朝朋友吆喝着转身就要离开。

"你们想赚点零用钱的吧。"

"但我们不惹麻烦。"

就是年纪再小的孩子都清楚,不多看不多说是远离麻烦的必要守则。

舔了我一整晚

"两个选择,一个是开心拿走零用钱,另一个就是跟我走。"

稚气的童声不满地抗议:"你凭什么要我们跟你走。"

"你们这种年纪,该上学吧。"

瞳孔瞬间缩放,男孩们显然没想到跟前看上去老实的男人会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瞬间便慌了心神。

见目的达成,丹佐也不拖拉直奔主题:"所以,你们见过这两个女孩吗?"

"这两个金发妞挺漂亮的,不过我没见过。"

"不认识。"照片很快传了一轮,得到的都是同样令人失望的答案。

"这种长相的女人我曾经在布鲁克林区见过,但不是同个人。"

唯一的信息却称不上精准,丹佐也不气馁,伸手揉了揉跟前最矮小男孩的脑袋,"如果可以,还是回去上学吧孩子。"守信地从皮夹抽出几张纸钞递给领头的少年:"你会公平分配的对吧?"

告别孩子们,见已经过了午餐时间,没有什么收获还带着大包袱的丹佐便准备打道回府。

"悉德尼警官还真有一套,果然相同人种容易沟通啊,我不禁好奇如果对象是白人男性你也会出卖色相吗?"丹佐见过布兰登与其他人相处,也许态度谈不上亲切,但至少不是这般针锋相对话中有话。

从小到大丹佐碰过各式各样或隐讳或直接的挑衅,好脾气不代表没脾气,对此丹佐有的是处理经验,但鉴于往后还有大把需要合作的机会,暂时没能闹僵了。

丹佐索性直接换了话题:"今天先到这里,我直接送你回办公室?"

"不、我车停在警察大楼。"

仍旧是那种理所当然的语气,丹佐暗道男人是真把自己当司机使唤了。

◆ ◇ ◆

回到不论什么时候都总是热闹的警察广场,车才刚停妥,副驾驶座的检察官什么话也没说扭头便走得干净俐落。

望着男人逐渐远去的背影,丹佐说不上心头什么滋味,呼了口浊气嘴角牵起一抹苦笑,油盐不进还明摆了处处针对自己,正是以往从没碰过最难缠的类型,真是可惜了对自己胃口的外型。

没有多想的时间,丹佐特意又走了一趟风化组,几番奔波回到特搜组已经将近六点,饿了大半天也无暇张罗什么丰盛的晚餐,打电话叫了外送披萨,等待的时间不忘往嘴里塞了几个甜甜圈就算是安抚饥肠辘辘的胃。

"我特意留下草莓口味的,约恩你要吃吗?克莱儿的是糖霜口味。"

"谢了,我的确需要补充一些糖分。"

没有客气地推拒,金发的鉴识官自盒里取了甜甜圈便往嘴里送。

"有什么进展吗?"

约恩正忙着补充糖分,接过话头的是一头黑直长发的亚洲女孩:"死者约二十三岁,与薇拉相同,不论是出入境、就医或犯罪前科资料库中都没有找到资料。这两个女孩就像是凭空出现似的,没有人知道她们从哪里来,又生活在哪里,生前没有留下任何资料,死后更是被消抹得一干二净。"

克莱儿说着,萤幕上同时间投影出数张照片,与杂草丛生的现场不同,经过清理,没了泥泞和浓妆,照片中的东欧女孩拥有一张讨人喜欢的素净面孔。

"另外,经过解剖确认死者怀有四个月的身孕。"

"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的好消息。"

一抹脸,丹佐将杯子里的冷咖啡饮尽,一方面感伤孩子来不及出生,另一方面却又庆幸孩子的存在能够提供比对的DNA。

"凶器是随处可见的蝴蝶刀,也没有留下指纹,很难追踪来源。还有从桑切斯家中搜出的凶器,因为时间太长只能够确定有不只一人的血液反应,至于死者与薇拉手臂上的伤口十分相似,极可能是由同一把刀所造成。"

"今天已经来不及了,先和看守所那头打声招呼,明个儿一早直接找桑切斯问话。另外我刚跑了两处,也问过风化组,都没有消息,或许这两个女孩的活动范围真的不在布朗克斯。"双手抱胸,丹佐眉间不禁高高拢起。

整个纽约州,丹佐不敢说全然了若指掌,但只要是隶属某个帮派必然就会在特定范围内活动,没道理会查无此人。

"克莱儿,网路上有查到什么吗?"

"除了几个列入观察名单的色情网站,连新兴的小网站我都找过了,没有这两个人。"

"这代表一定有人提供食宿的地方,并且把她们藏得很好。"

"正如附近居民的说法,那附近只有荒废多年的农舍,没有发现最近有人使用的痕迹,当然也没有监视器。距离现场最近的监视器是约六英哩远的加油站,我和约恩把两个月前的影片全部拿回来了,这两天大家辛苦一些务必找出线索。"打破沉默的是不知何时走进办公室的道格拉斯,"至于丹佐,如果没问题的话之后你就和伊兹一块行动,明天去见桑切斯也比较方便。"

"咦?"

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丹佐仍旧忍不住低呼出声。

"你们相处得还好吧?"

"啊、嗯……"

张了张嘴,什么都还没说出口,办公室的电话铃响恰好打断了丹佐的犹豫。

"披萨来啦,我去拿。"

只见饿坏的亚洲女孩一蹦一跳地进了电梯,不一会儿整个办公室便充满了食物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