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对2交换:公主大臣轮流研磨

※※※

隔天,我跟公主完全没有讲过一句话,连眼神都尽量避免交会。

 

不过当天,有个身材如相扑选手的外国客人,连点了三盘她的热蛋糕,还跟外场人员说:“你们家的热蛋糕太美味了,厨师的手艺真好!”

 

外场人员这样跟公主说时,整个人眉开眼笑。我看她一整天都快乐翻了。

 

唉,人生最呕的事情之一,就是跟你不和的人,偏偏在你面前那么得意。

 

但,我也不能说什么,我进来没几天就知道,公主的热蛋糕,连柯宇轩都说是第一流的水准。

 

这样仔细一想,公主一向都很干练,她甚至比阿克还厉害,就能力跟技术来说,她完全可以取代阿克,反观阿克却没办法。所以柯宇轩若有技术难度比较高的工作,一向也是优先交给公主。

 

我现在才意识到:公主,其实是个劲敌!

 

虽然我对她本来没什么竞争意识的,是她咄咄逼人,我才不想让步。但话说回来,这下子我倒有几分后悔昨天当面嘲讽她,弄得双方没有半点缓和的空间,输的那方必然万分难堪──偏偏我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啊!

 

结果今天收班时,柯宇轩又把我们都叫去休息室──

 

“公主说,她的作品已经好了。”柯宇轩说。

 

“这么快!”阿克叫嚷,“不是昨天才宣布的吗?”

 

“我昨天刚好有灵感,就动手试做看看,没想到味道还不错,就想赶快请主厨帮我吃吃看。”

 

屁,说谎,我看你八成是老早就在想自己的蛋糕食谱了。

 

“原来是这样。”阿克信了,“不过离下周还早,怎么这样快就敲定味道了?”

 

“因为我觉得味道是真的很不错,配方很完整,好像也没有什么要再修改的地方,所以就快点请主厨吃过,看看能不能上架贩卖。”

 

屁啦,我看根本就是怕我抄袭,才忙不迭地抢在今天给柯宇轩吃。

 

这时公主挑衅似地瞟了我一眼,真是气死我了。

 

一会儿,公主把她的蛋糕拿了出来──凤梨黑糖慕斯。

 

外观是黑糖牛奶色的半球体  涂上镜面果胶,看起来光滑晶亮。蛋糕下围铺着一圈杏仁碎粒,上头还插着一片烤过的扇形凤梨薄片。

 

“外型有85分,还算不错。”

 

柯宇轩先针对外表评分,再来,就是断面秀。

 

蛋糕一切开来,由下至上依序是:黑糖蛋糕、凤梨卡士达酱、黑糖奶冻、凤梨卡士达酱、黑糖慕斯。凤梨卡士达酱的明黄色显得极为鲜亮,约占了整个糕点的一半份量,一看就是很好吃的样子。

 

柯宇轩挖了一匙送入口中,眼睛似乎一亮,点了点头,说:“比看起来还要好吃,很特别的口味。这款不错,黑糖奶冻用得好,可以卖了。”

 

“谢谢主厨。”

 

公主十分开心,我瞧着却有气。她又说:“这款作品叫作黑凤,我觉得定价可以落在180元到200元之间。”

 

啐,听听这话,好像她老早知道自己的蛋糕一定会过柯宇轩这关,连名字跟订价都想好了。

 

柯宇轩想了想,“可以,就叫黑凤,不过材料都挺便宜的,还不到卖180的质感,我觉得抓160比较恰当。”

 

公主脸上有些尴尬,不过她很快笑笑带过:“也是,主厨决定就行了。”

 

这时阿克问:“主厨,我们能试一口看看吗?”

 

“那可不行。原则上等贩卖期过了之后,我会让你们吃彼此的蛋糕,但如果你们真的等不急,想早点吃到,就等到下周开卖了,再来买彼此的蛋糕试吃吧。”柯宇轩笑容好看,看样子是公主的表现让他心情很好。

 

这可让我跟阿克充满了压力,明明昨天才宣布这件事的,结果今天公主就拿出了作品,作品的水准还挺高。

 

其实,我也可以拿自己以前在含羞草研发的蛋糕来充数,问题是,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已经无法欺骗自己了:过去研发的那些蛋糕,完全端不上艾玫的台面。

 

虽然爸爸也是从东京制果学校毕业,随后就在五星级的海王饭店工作,高档精致的甜点他不是做不出来,可是当他自己经营含羞草,走的就是平价亲民的路线,店内小糕点的售价多落在50~80之间。

 

我耳濡目染,从小接触的多是这类蛋糕,就不很擅长制作顶级法式点心。现在在这里工作不过两个多月,我回想过去那些自以为技艺卓越的创作,几乎每一款都能明确地挑出瑕疵来。

 

故,要应付柯宇轩的要求,只能重新构想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依然为这个题目困扰着。

 

不料到了周五,阿克也有了。

 

他做的是常见的长条型三层法式千层派,但夹馅挺特别的,上层是暗紫色的黑醋栗幕斯,下层是轻绿色的开心果幕斯。搭配起来颜色很美,口味也少见。

 

柯宇轩试过后,也说这款味道还不错,可以贩卖,定价160元,其他的就没再多说什么了。

 

剩我了,只剩我一个了。

 

我该拿出什么样的糕点呢?

 

周五晚上,都快11点了,我一个人还待在厨房里想着,翻着蛋糕目录,想试图从中寻出什么灵感。

 

唉,不得不说,艾玫每一款蛋糕是都好吃极了,然后也都贵爆了。像柯宇轩最具口碑的作品──枫糖千层蛋糕,一片就要220,六吋就要1200。

 

这种价格啊,我晕。

 

虽然我不是不知道,很多高级甜点,碍于材料成本多自外国进口,本来就不便宜,尤其艾玫使用的材料相当优质,像枫糖就是使用纯度最高的佛蒙特枫糖,颜色是深琥珀色,风味香醇,绝非一般枫糖可比。

 

同时,柯宇轩的手艺也是无比高超,一路走来,不知道是经过多少栽培与苦练,才能养出这么高明的甜点技巧。不是这样的手艺搭配这样的材料,不能做出这般美味惊人的甜点,以此反映在售价上,我能理解。

 

可是,难道这些超级美味的甜点,售价就不能亲切一点吗?对一般收入的人来说,根本高不可攀吧!

 

能不能设想出一些甜点,稍微平价一点,但又能顾全质感与美味,好让很多人都能品尝到,又不致于造成金钱上太多负担呢?

 

我正入神想着呢,忽然手机响了,是妈妈打来的。

 

明天我排休,之前跟她说过今晚上会回家,大概她看我还没到家,打过来问一问。

 

但现在,我也无心回去了,可得赶在明天上班前做出新款来。

 

“喂,妈妈……对,所以这礼拜就不回去了,不好意思,工作太忙了,都忘了跟您还有爸爸说一声。”我在电话里把原委都跟妈妈说了。

 

妈妈听了,有点为我担心。“既然这样,你要不要还是回家一趟,让爸爸替你想办法?”

 

“不要。”我直接拒绝,“公主跟阿克他们都是靠自己研发新款,我不想老是依赖爸爸。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胜任主厨的任务。”

 

“好吧,既然如此,妈妈就不勉强你了。对了,你要喝的金皮油帮你买好了,找个时间回家拿吧。”

 

喔,对了,我都忘了上个月请妈妈帮我订购金皮油的事了。

 

这金皮油是用金枣油混麦牙糖调合的浓缩饮品,质感些许黏稠,像是再稀一些的枇杷膏,兑入热水中就能喝了。我每到夏秋之际,就会过敏犯咳,又不喜欢枇杷膏的薄荷凉气,听人说金皮油也能止咳润肺,从三年前就开始买来喝。我爱它那清甜微酸的风味。

 

“谢谢妈,我下周回去再拿。那我先去忙啰,掰掰。”就在要把手机挂掉之际,我脑中忽然灵光一现,忙喊:

“妈,等等,我现在就回去拿!”

 

有了,我有想法了,且这想法还是着落在金皮油之上。

 

我火速收拾厨房里的一切,然后稍做整理,立马叫计程车回家。

 

金皮油到手之后,已是半夜。我还没洗澡,也不想睡觉,就在自家的厨房里忙了起来,也不让爸爸插手。

 

我为了我脑海中萌生的想法颤抖,若可行的话,这也许会是一款全新的,属于国内风味的戚风蛋糕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