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光无限美全文阅读:爸爸和女儿洗澡

自此之后,我没有一天不是认真工作、学习。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像爸爸那么超凡的蛋糕师。

两个月后,一个我从未想过的机会,突然降临了……

周二收班时,爸爸把我们三名二厨一齐叫到休息室,好像有事要宣布。

 

“你们三个最近的表现都很不错,手艺也都大有进步。”他很难得的,先夸了我们几句,然后说:“所以我想分拨一些工作给你们。下个礼拜开始,我会换掉千层蛋糕、白朗峰、水果塔、野莓慕斯这四种甜点,另外再换四款新蛋糕上去。我会做榛果巧克力闪电泡芙,你们三人也都做一款,周日前要拿给我试吃,味道可以的话,下周一直接上柜贩卖。”

 

这、这是……

 

我想,纱纱跟阿克应该都跟我一样,乍听见时也不敢相信吧,爸爸居然要让我们的作品,摆进梦幻甜点坊的蛋糕柜里!

 

这代表什么?这是爸爸的考验,也是他给我们的机会,如果我们的蛋糕得到了客人的认同,有资格与他的甜点一同贩卖,就意谓我们离爸爸的境界又更进一步了!

 

想到这里,我们三个人登时神情震奋,异常精神。

 

阿克说:“主厨,请问蛋糕的类型有限制吗?”

 

“这倒没有,不过原则上,最好可以跟我们平时卖的甜点类型错开,除非真的是很新奇的口味。我鼓励你们多做一些特别的甜点,用上一般人不太用的食材、开发平时比较少见、困难度比较高的点心。当然,最后还是会看客人的反应如何。”爸爸又说:“你们这次的表现,我会详细呈报给副总,年末也会反映在考绩里,你们就好好做吧。”

 

他说完,我们各自收班。

 

我兴奋得心脏都快跳出胸腔了,脑子再装不下其他事情,只构思着该做什么蛋糕才好。

 

既然平时卖的蛋糕最好避开,回去可真的得好好查一下还有哪些甜点可以着手了。

 

当然,甜点也是可以自行开发的,比如塔派,虽说常见的甜塔有柠檬塔、蓝莓塔、草莓塔那些,但我们也是可以自行调酱选水果,做出其他塔派。去年我在一间百货公司的美食街看到一家高级甜点店里摆了一款红葡萄柚乳酪塔,塔顶放了满满红葡萄柚果肉,惹人留意。我是不知道味道如何,一颗250元有点超乎行情了,买不下手,但甜点的变化多端,由此可见一斑。其他如慕斯、乳酪蛋糕、鲜奶油蛋糕等,也是如此。

 

爸爸对我们的要求,其实不算严苛,只是要动脑子稍微想一想。

 

然而,当天晚上快回员工宿舍时,这才想到我今天好像忘记把笔记本带回来了!那是我专用的小笔记本,自从来到艾玫,见识到了太多种蛋糕、做法还有材料,非得记下来不可,所以一得空便连忙抄写。它对我无比重要,但我好像忘在柜子旁边了。

 

我快步折返回去,一回到甜点坊,没想到厨房居然是亮的!

 

今天是我关门的,很确定所有电源都关了,不是小偷,就是有谁也像我一样折回来。但依饭店的保全系统,怎会有小偷?是小偷也不会跑来厨房。

 

我放慢脚步凑近一看,唉唷,是纱纱!

 

她开着瓦斯炉好像在煮什么东西,我猜是凤梨,因为空气中飘着芬芳爽甜的凤梨香味。她看到我回来,似乎也吓了一跳,表情有点吃惊:“原来是安安,怎么回来了?”

 

“东西忘记拿了。”我说,瞥见笔记本果真静静地躺在柜子旁边,立刻走过去收拾。

 

“纱纱,这么晚了,你在煮什么?”

 

她想了一想,才说:“没什么,主厨不是要我们想下周的新款吗?我想说一般少见凤梨口味的点心,不如试试。”

“原来是这样,你真积极。”

 

真没想到,纱纱居然马上有就了主意。好快!

 

“糖煮凤梨闻起来好香。”

 

我走来她旁边,看见火炉旁还放着黑糖、奶油、鲜奶、鸡蛋、面粉等物,东西备得好齐全,看样子她脑海中的食谱已有了八、九分了──莫非,纱纱早就在构思自己的甜点了?

 

其实这也很正常,都在五星饭店工作了,纵使已经有爸爸包办所有精致糕点的制作,但谁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作品也放在玻璃柜里呢?

 

听说黑糖煮凤梨很好吃,我还没试过,正想向纱纱开口,想不到她却先说话了。

 

“安安,你下周贩卖的蛋糕,应该不会也使用凤梨或黑糖吧?”

 

我听到,有点愣住了。

 

纱纱这话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我现在想的那个意思吧?

 

我还在想要怎么回她,不过纱纱已经熄火,定定地看着我,说:

 

“我本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不过既然被你撞见,也没办法了。你也知道,国内真的很少有甜点师傅使用凤梨或黑糖,更别说是把凤梨煮黑糖的概念,与甜点融合在一起的作品,这真的是我好不容易想到的……当然,如果你对下周的新款已经有自己的想法,就当我多嘴多心了……对了,你也有新款的灵感了吗?”

 

天啊,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纱纱居然是怕我剽窃她!

 

太夸张了,她怎么会这样揣测我的为人呢?

 

“还……还没。”因为内心实在太生气,我气得连讲话都有几分结巴。碍于天天见面的同事关系,又不好发作出来。

 

纱纱微微点头。“如果你迟迟没有灵感的话,我只希望你千万不要学我。主厨也说了,公司会参考我们的蛋糕销售,作为考绩评分的项目之一,如果我们口味重叠,只是拖累彼此作品的独创性,瓜分客源,便宜了阿克去──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你如果再做黑糖或凤梨口味的糕点,对你我都没有好处,你能答应我吗?”

 

这种话,她倒很直接的直问到我脸上,好个没礼貌的家伙,如此瞧不起人。

 

我问她:“听你的口气,你好像觉得我一定会抄袭你的点子?”

 

纱纱听了,微微一笑,我却看不懂那笑容里的意思。

 

“其实我只是以防万一而已,你不必想太多。毕竟你才进来工作没多久,经验怎么说也没有我跟阿克丰富,却碰上这么棒的机会,也许你在构思蛋糕时,或多或少都会受到我们的影响……”

 

“你才想太多!”我火气一整个上来打断纱纱,“我爸本身就是甜点师,我家也是开蛋糕店的,看过的、吃过的、做过的蛋糕,不知道有多少,怎么可能抄你的?”

 

“我知道你家是卖蛋糕的。老实跟你说好了,我表哥家刚好就在你家附近,你家的蛋糕我也吃过,跟饭店卖的完全不是同一种水准,所以就算你想模仿我或阿克的想法,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你反应干麻那么大?”

 

干话!我现在才发现,纱纱原来是干话王。

 

我家的蛋糕走的什么定价,饭店又是什么定价,既然材料、成本、客群不同,商品又怎能相提并论?否则,凭爸爸的手艺,饭店等级的糕点,还当他做不出来吗?

 

平时我跟纱纱的互动虽然不多,但是看她总是安安静静地认真工作,爸爸又那么器重她,对她的印象原本是很好的,没想到她表面不动声色,心里面把我看得那么扁──

 

哼,懒得理这种人!

 

我斜眼一瞪,转身要走。

 

“安安!”她叫住我:“等等,你还没答应我。”

 

“答应你什么?”

 

她不说话,头略偏,双眼不客气地瞪着我,好像在说:你心里有数。

 

我瞧她那表情,不知怎么地,竟怒极反笑,噗赤一声,真的是忍不住要笑出来。

 

“井底之蛙……”

 

我摇了摇头,低声碎嘴了一句,便不再理她,径行快步离开。离去之际,犹仍听见纱纱怒问:“涂妍安,你说谁井底之蛙?你说清楚!”

 

哼,我才不要跟她说清楚呢。

 

虽然,我本来就对黑糖或凤梨口味的蛋糕没有什么兴趣,因为那会让我想到我家隔壁巷子卖的黑糖凤梨酥,而我一向不爱凤梨酥。

 

可是,她那种已经预先把我当成小偷的心理,实在太让我反感了,不过是一款化用“黑糖煮凤梨”概念的甜点,就敝帚自珍成这德性。去日本学艺归国的又怎样,我就一定不如你吗?

 

没真正比过,还不知道谁手段比较高明呢!

 

虽然这一切有点莫名其妙,但不管怎么说,总之跟纱纱是结下梁子了。

 

这下子我可要好好想想,非得做出真的很棒很棒的蛋糕,才能教她服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