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熟妇HD_三圣母风流小说

走回含羞草,我的心情顿时轻松不少。心想第一次的面试虽然失败了,幸好还有一次败部复活的机会。

 

但──

 

一走入店铺,看着墙面上贴着醒目的伯爵旋律广告海报,我这才意识到,要改良伯爵旋律,是何其难办的一件事啊!

 

伯爵旋律在材料及制作流程上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它是我蹲在厨房里,不断不断不断试做出来的最完美成品。若要我改良它,是要从何处改良起?

 

柯宇轩嫌它的香气还不够,问题是,伯爵旋律的确是有香气的,若要再增加伯爵茶叶的份量,只怕就要盖过巧克力的风味了。该如何拿捏其中分寸呢?

 

可恶,暂时管不上这些了,我决定先重做一次再说。

 

一进厨房,我顺手把关士彦送的点心冰入冰箱,开始把相关材料一一搬到桌台上。

 

伯爵旋律的主要结构是:达克瓦兹、巧克力幕斯、伯爵茶蛋糕与伯爵茶慕斯。

 

达克瓦兹与巧克力幕斯都好做,麻烦的是伯爵茶的蛋糕与慕斯。毕竟,柯宇轩之所以嫌弃我的蛋糕,并非在于味道不好,而是我的主题发挥不够彻底。

 

所以,这一次修改的方针必须是如何想法子增加伯爵茶的香气。

 

原本我在做伯爵茶蛋糕与慕斯时,是将足量的茶叶与牛奶共煮来带出茶味,多数的食谱也是这样子的,但似乎不够,当时第一个念头想到的便是:如果将茶叶磨成粉末混入面糊或鲜奶油里,是否会有效果呢?

 

于是我依着这法子试验,结果还是不行。伯爵的气味的确是更明显了,但那是茶味,而不是茶香。

 

真难啊,主题是香气,所以我得让蛋糕吃起来不只有茶味,还得要有茶香,到底该怎么做呢?

 

在找到方法之前,我要暂停试做,材料可不便宜,不能随便浪费了。把厨房收拾干净之后,我回到房间开始查询茶叶类蛋糕相关食谱,网路上的做法皆与我的大同小异,一个多小时下来,在作法上完全没有新的概念。

 

好难,这真是难题。

 

这个柯宇轩难道真的不是在刁难我吗?

 

哼,最好他要求我做到的,他自己也做得到。

 

这么一想,我顺手便孤狗了一下他的来历,倒看看他是什么来头身分,态度这么嚣张。

 

瞬间,一列资料在眼前展现罗列。这一下子,我的眼睛都亮了。

 

原来,他真的不简单!

 

柯宇轩也是凤凰烘焙学院出身的,是大我六届的学长,也是该年度烘焙大赛的金赏,在校期间还曾得过台北市府创意甜点大赛、2014国内甜心嘉年华的蛋糕组亚军,担任过尊爵大酒店点心房二厨,去年转职到艾玫的蛋糕坊任主厨,开发了千层泡芙礼盒,入选台北前十大伴手礼……

 

天啊,好可怕的资历,他自己那么厉害,怪不得对别人也挑剔得紧。我该如何做,才能做出能让这种甜点高手也认同的蛋糕呢?

 

等等,网页说柯宇轩在艾玫开发了千层泡芙礼盒,入选台北前十大伴手礼,莫非是……

 

我脑中登时浮现关士彦送我的那袋点心,立刻连奔带跑地直冲向冰箱。我慎重的把它拿了出来。

 

精致的鹅黄纸带,高雅的点心纸盒,一打开来,果然,是六颗整齐排放,拳头大小的金黄色泡芙。

 

神奇的是,我不是没吃过泡芙的人,应该说,我从小到大吃过各式各样,而且都还很好吃的泡芙。可是,我现在一闻到这泡芙的香气,看着它细致蓬松的表皮,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莫名其妙地高涨了食欲。

 

“原来,这就是那个嚣张轩的作品……”我实在是有点讨厌那个柯宇轩,所以私下给他取了这个不好听的绰号。

但我讨厌他归讨厌他,却是丝毫不敢小看他的本事。

 

拿起了泡芙,这才发现这泡芙很是特别。它的底──居然是一层千层酥皮!

 

我从来没看过这种泡芙,于是大口咬下,看再多都比不上用舌头亲自感受,没想到──

 

啊,天啊!

 

好脆好香的千层派皮,好香好滑的卡士达酱。

 

口腔的唾液急遽分泌,忍不住想再大咬一口。

 

虽然,我吃到第二口的时候,觉得派底有些许油腻,但这完全不妨害它确确实实有着与众不同的美味。

 

对,就是与众不同。

 

能想像世界上有脆口的泡芙吗?至少,我在尝过这千层枫糖泡芙之前,是从来没想过的。它真是一个让人意外的惊喜!

 

认真说来,这款泡芙所需要的技术门槛我是有的。仔细想想,这大约是先制作千层派皮,然后将派皮切成正方型,另外再准备传统泡芙面糊,挤一小球在派皮上,然后送入烤箱烘烤。传统泡芙面糊会明显膨胀,千层派皮受到高温压力也会紧缩起来,包覆住上层的泡芙皮,这下子泡芙壳就完成了,然后再从侧边挤入卡士达酱,千层泡芙即大功告成。

 

说来容易,我都会做,但偏偏我就是从来没想过这样的组合。

 

忽然间,我觉得自己真是可笑。

 

对,柯宇轩说的一点都没错啊。

 

我到底凭什么自信满满,认为自己得到烘焙赛的金赏,就一定要受人赏识呢?

 

与这千层泡芙一比,我的伯爵旋律根本不值一哂。

 

他的千层泡芙颠覆印象,而我的伯爵旋律是那么的中规中矩。

 

我真的是……

 

强烈的不甘心从心底油然而生:我不想被人看扁,然而看扁我的人却还真的是有看扁我的理由。

 

不行,我好歹也是金赏得主,怎么可能容忍这种事情。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做出连柯宇轩也认同的新伯爵旋律。

 

一整天下来,我表面上虽还按着平日的作息,然则心心念念,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实是如何开发出伯爵茶香气的关窍。

 

晚饭后,爸爸还在店铺里忙,妈妈在客厅一面吃着龙眼干,一面问我:“安安,你今天去艾玫面试的结果怎么样了?还顺利吗?”

 

“应该还算顺利吧……我也不知道。”

 

“什么意思?”

 

“就是……他们面试有两次,第一次只是审核我个人基本的资料与经验,然后第二次会要我带自己做的点心过去,让他们的主厨吃过之后,再决定要不要录取我。”

 

“原来是这样。果然是五星饭店,面试员工格外严谨。”

 

我无法全盘说出当时的事,随便掰了些借口骗过妈妈,又怕她兜着这事细问,连忙转移话题:“妈,你在吃什么?哪来的龙眼干?”

 

妈妈大腿上放着一袋带壳龙眼。

 

“你大姨送的,说是自己亲手用炭火烘焙,香气十足。你也吃一个,这龙眼干对女人最好了,最是滋阴养颜。”大姨在台南有一片自己的果园,我们家时不时就会收到她宅配上来的果物。

 

我接过妈妈递过来的龙眼干,拿的时候力道没拿捏好,大姆指竟直接掐破了薄脆外壳。剥──

 

随着龙眼壳破碎的清响,一股浓烈香气立刻扑鼻而来。

 

“好香啊!”

 

我忍不住赞叹,以前也吃过不少龙眼干,但通常是超市里那种已经去壳的纯龙眼干,从来没闻过这么香的。

 

“对啊,这种熏龙眼特别香,跟外面卖的就是不一样。”妈妈说。

 

想不到啊,真的想不到,不过就是经熏制一道,龙眼所有的香气就全给逼发出来了。

 

──等等,那么茶叶呢?

 

我脑中忽地一个激灵。

 

不错,很多食材的香气都是靠温度逼出来的,凡举烤肉、烤鱼、烤鸡、烤鸡蛋糕等等,无不如此,那说不定茶叶也可以啊!

 

登时,我脑海中的新伯爵旋律,随着熏龙眼的香气,逐渐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