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惩罚拧喷了:找小妹过夜哪里有

“我动用所有人事关系把你递补进华陶窑的名单,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怎样?够义气了吧!快啦,把你的身份证字号给我。”

回想到朋友当初这番话,我真是感激得无法言语,虽然今天出游,整天跟小妹乏善可陈,有意思的只有同事们对小妹开着玩笑:

“这个小朋友,你蹲在地上是在捡垃圾喔。”

“哪有,那是我许愿的幸运草。”

“真的吗?那我来帮你看看你的签运。”东尼开玩笑地从封瓶抽出一跟小草,故意地说:“啊,你永远都会接xx化工的案子。”

“屁啦!”

看着小妹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有说不出的可爱,我愿这样微笑地望着小妹,守着小妹,但为何我和小妹的关系,总是这样无声无息,永远只有我自己听到那怦乱的心跳声?

~~

“从日记里看来,那时他们似乎是有一起出去旅游的样子。”随着在事务所上班时日增长,听到的内幕也越来越多,不禁心里开始忐忑起来,以前在大学里,常听到事务所工作太累,年轻人无法吃苦,所以很少人想进事务所求发展,可是现在看来,好像已经不是单纯年轻人不能吃苦的问题了。

这几天和乔莉、于凡等同事相处,除了加班辛苦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有时乔莉复核自己的工作底稿,还会称赞几句,自己底稿做得清晰,交办的工作效率不错,那一瞬间雪柔感觉到特别有成就感。

突然电脑网路上传来LINE清脆的上线声,但见是事务所的小秘书琳达,小妹的昵称很快地吸引雪柔的注意力:

~~如果我是团狗屎,就没有人敢踩在我头上了~~

雪柔看了不禁捧腹大笑,感觉琳达LINE的昵称充满怨念,雪柔不禁感到好奇,当下传讯问:

“你怎么啦?受谁的气?”

琳达很快地回讯:“你不知道我的位子有多苦吗?还不是我后面那个艾咪大姐?小妹真是有够机车的。”

因为雪柔所属的这个部门,下辖四个会计师,所以需要有两个秘书来处理会计师身边一些较行政面的业务,艾咪待得最久,已经是资深秘书,但琳达好像半年报之前才进来,在一些事情上,似乎仍受到艾咪的节制。

“你可以问坐我隔壁的叶秘书。”

“艾咪根本要去看精神科医生!”

“小妹脑筋有问题,小妹讲出来的话都会让我们傻眼。”

“反正小妹在会计师面前,出包也不止一次了。”

琳达像是发泄似地,劈哩趴啦地连续传了好几道苦水的话语。

“我已经跟会计师讲好了,年底一到,我就要离职了。”

最后这一句话,让雪柔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小妹进事务所以来,以为只有辛苦的查帐员会因为工作太辛苦而离职,想不到连做秘书的也想走。

“我们还没能好好认识,你就要离开啦。”

“没有关系啦,反正我还有你的LINE呀,以后我们可以在网路上保持连络呀,对啦,明天聚餐你也会去吃吧。”

“会呀会呀,我们可以好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认识一下。”

“那就这么说定啰,明天再聊。”

结束对话,雪柔不禁也只能心下感叹,这就是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吗?

 

到了部门聚餐的这一天,一些平常不太熟的同事,都齐聚一堂,跟雪柔坐在同一桌的除了平时较为熟识的小靡、郝瑟、乔莉、于凡、琳达之外,还有跟乔莉同期进事务所的吉儿,以及组上的资深经理夏绿蒂。

吉儿是一个瘦小纤细的女孩,有张十分可爱的脸蛋,给人一种乖巧温顺的印象,小妹并不像小靡那种长腿少女,也不像琳达那种活泼丽色,更不像岚晴那种美艳夺目,小妹就像一个平淡又单纯的年轻小女子,惹人怜爱和疼惜。

夏绿蒂则是组上少见的资深女性经理,外表虽然看起来还很年轻,但小妹已经是一个女儿的妈了,但仍然有着一副苗条的身材,不过就雪柔印象而言,似乎还没见过小妹穿过套装裙子上过班,阿肯在私底下都喜欢叫小妹:夏妈妈。

雪柔组上虽然有四个会计师,但今天出席聚餐的,仅有最为资浅的李丽会计师,不久前才刚晋升合伙人,所以一些比较大众的场合会比较常出现,其他三个较资深的会计师,就没有出席这场聚餐。

“你怎么没跟我说这团冰淇淋被人恶作剧,偷偷放了芥茉?”

“因为我从不吃来路不明的东西。”于凡皮笑肉不笑地补了一句:“更何况这芥茉还是我加的。”

乔莉一听差点没气死,拿起手上舀的一匙芥茉冰琪琳,马上就往于凡的嘴巴里塞去,于凡伸手抗拒,旁边的同事都跟着起哄,大家笑闹成一团,席间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起来。

“吉儿,你的穿着越来越专业了喔。”

“还说呢,你身上那件名牌是哪家的呀。”

“你们不是在汐止查帐吗,怎么过来的。”

“我们是搭郝瑟的便车来的。”

“不闹你了,小靡,事务所的案子还好吧。”

“还不错,我去查的客户都有供餐,如果没供餐,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讲得好像不供餐,还真让你委屈了,查核准则可没有要求,受查客户有供餐的义务哦。”

“真好,雪柔跟着乔莉的案子,哪像我那个案子的领组,加班都好无趣喔。”

“对啦,琳达有没有男朋友呀。”

“没有耶,你要帮我介绍吗?姐姐我还蛮急的。”

“你们就别再乱八卦了,季报完后,再找个时间一起去唱歌啰,乔莉,你可是我们组上的歌后呢!”

这个时候,阿肯走了过来,低声地说:“待会儿我会带头向李会敬酒,大家看我起来,就一起跟进,整齐一点哦。”在业界,大家都习惯将会计师和姓式连在一起简称,阿肯嘱咐完后,又跑到别桌去耳语一番。

“最近是不是有张学友雪浪湖的演唱会,小靡你应该知道吧。”

“嗯……我知道呀,不过我弄不到票,票好像很早就卖完了。”

“我有票,下次我们一伙人一起去好不好呀。”

“这主意不错,看完雪浪湖,大伙再去猫空喝茶聊天。”

“好呀好呀,大家有机会再坐郝瑟的车,雪柔,你也一块来嘛。”

“谢谢,不用了,我不太习惯太晚回家。”

“雪柔,做人应该要活泼一点,你一定还没有男朋友吧。”

被乔莉斗然这一问,雪柔不禁愣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阿肯高举着酒杯站了起来说:

“让我们敬会计师。”组上快四十个查帐员立刻跟着举杯站起,在阿肯的带头下,大伙发出像答礼那种感谢辞:“谢谢会计师。”

“谢谢大家,忙季快到了,还要多辛苦了。”李会也回敬大家,象征着这场聚餐的接近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