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妻为乐|和小表姐性爱口述

一连几天下来,日记又开始中断,小表姐自从得知可以借由日记上的留言,跟对方进行对话,几番冲动地想要在日记本上写下字句,但又不知一开始该写些什么,后来又打消了主意,也许人性真的有一份想窥伺另一人的好奇心吧,这几天和乔莉一起查帐,也想找机会问关于戴恩的事,驼鸟地想着,或许完整打听出对方的背景后再留言也不迟,但都不知从何下手。

这天,小靡先一步到别的分行抽核内控的样本,阿肯则回事务所处理别的案子,封闭的查帐室里就剩下乔莉、于凡和小表姐,在日光灯下透露出一种昏沉的感觉,小表姐第一次惊觉好像很久没看过校园里那种鸟语花香的景致。

中午吃饭时,乔莉收到小秘书的发信通知,开心地说:“下周我们部门有聚餐呢,地点是我们大楼下面那家吃到饱的餐厅,我记得这家餐厅很贵呢,想不到会计师这么大方。”

于凡则在一旁泼了个冷水说:“大概是不久前发生跳楼事件,会计师本来用来赠送给受查客户的餐券,一时之间不好意思送人,所以就拿来办组上聚餐啰。”

乔莉微微叹了口气:“不知道这次年底尾牙,事务所会挑在哪个地点办?”

“说到尾牙,乔莉,你是不是去年有获得歌唱比赛亚军的殊荣呀,今年要不要也参加?”千等万等,小表姐终于等到可以插入话题的时机。

“呵,是啊,你是听别的同事说的吧。”

于凡带着抱不平的语气说:“去年尾牙的歌唱大赛,应该是乔莉,评审只会票选搞笑的那个,不然以歌喉而论,乔莉应该是第一名的。”

小表姐于是当下用种很平和的语气随口问了一句:“我们组上的同事真是卧虎藏龙,是不是也有个很会写文章的同事吗?”

想不到小表姐这一问,倒让于凡和乔莉顿时脸色一变,乔莉用着疑惑的眼神:“你是指戴恩吗?你是不是在哪里看到了什么吗?听到哪个同事提及什么?”

小表姐看到气氛不太对劲,她本是想若无其事地问问,但没想到乔莉跟于凡的反应居然这么大,赶紧改口说:“哎呀,没有啦,只是想说,我们组上有很会唱歌的,想说事务所里什么人都有,随口问问而已。”

不过于凡的追击似乎没有停止,又问了一句:“你还有问过别的同事吗?”

“没有呀?”小表姐不禁暗暗叫苦,感觉好像问了不该问的事。

乔莉和于凡相视一眼,微带神秘地点了点头,但也没特别再说什么。

“戴恩这个人很特别吗?你们好像很介意他的事似的。”小表姐试探地追问着。

“事情都过很久了,事务所的一些是非也没什么好讨论的。”

听乔莉这么一说,小表姐也不方便再问下去,不过反而让心中种下更大的疑团,这样的未解的情绪累积久了总是难受,这天下班后,在搭乘捷运回家的路上,终究想找个人说一说这份没来由的郁闷,手机通讯录选单下意识地停在杨磊的号码,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拨的过去。

“哈啰,怎么会有空打电话给我呀,准是没好事。”手机传来杨磊机灵的语声。

“别这么说嘛,刚下班,想说好久没跟你聊聊才打给你呀,你下班了吗?”

“最近正帮忙撰写一份法院的起诉状,今儿个偷闲出来跟客户吃饭,不碍事,你想跟我聊什么呀?”

小表姐深深吸了一口气,没好气地问了一句:“你觉得人有可能跨越过去的时空对话吗?”

“你加班加到昏头了吗?还是科幻小说看太多了,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

“可是就真的发生了呀?”小表姐心想就算说了杨磊也不会相信,当下回问:“哎唷,我只是问个假设嘛,如果真有这样的事,你会想怎么做?”

“应该什么也不会想做吧,过去的人事物都已经过去了,人还是要看向未来,再说人性这种东西,就算时光可以再重来,还是学不到历史的教训。”杨磊的声音听起来有说不出的哲理,但小表姐似乎还是得不到心中想要的答案,深怕再问下去会被心细的杨磊看出端倪,当下调匀了一下呼吸说:“我明白了,你还在跟客户吃饭吧,你先忙吧。”

杨磊结束对话,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坐在他对面一起用餐的是一名男性友人,配合着餐厅恬静的音乐声,开玩笑地问:“怎么啦?又哪个女人缠住你了?”

杨磊一本正经地说:“不是我逢场作戏的女人啦,是某个朋友,只是感觉她最近老是问一些很穿越时空的问题,就跟之前的你很像,在想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男性友人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似乎想起什么,神色紧张地追问:“你…你那位朋友问了什么穿越时空的问题?”

杨磊有点被他突如其来的关注吓到,回想地说:“就问…什么…人有没有可能…跨越过去的时空对话之类的,怎么连你也这么古怪。”

“对方有说用什么方式跨越过去的时空对话吗?”男性友人的再次追问只换来杨磊的摇了摇头,他沉思了一下,问了杨磊一句:“你那个朋友是不是叫小表姐?”

 

如果说写日记的人真的是一年前的同事,那应该也像小表姐一样,明显有着查帐员的忙碌,因为总是拖了好几天才写一次,过了十来天,小表姐终于又盼到新的内容:

 

9.16.2014     晴

今天,我和她在办公室的楼梯间相遇,她收到我写给她的信,直说找时间要回我信,我笑着对她说,我没有跟她讨回信的意思,但心中还是盼望着她也能写信给我。

“你这一提我才想到,喂!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卡片上说,看到我第一眼觉得我很肤浅呀?”她带着笑声突然这样质问起我来。

我当下赶紧解释,应该是第一次看到她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关系。不过她很快地就反驳我:

“可是不对呀,我进office上班后,头发就没染了呀。台中外训时虽然有染,但你说你那时根本还不知道我跟你是同事呀。”

我一听不禁哑口无言,心想什么时候她脑子变这么精啦。

“你别给我琥烂喔!快老实招来啦,我不会生气啦,我是真的想知道呀。”

“我记不太得了耶,可能你那时的穿着吧。”我微带敷衍地打发着她。

在楼梯间和她眼神刻意地交错,两人愉快地对白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心中一阵迷乱,我故意经过四楼,企求不期而遇的,究竟是她,还是爱情?

~~

“第一眼就觉得对方很肤浅,结果想不到这家伙后来反而动情,这是报应吗。”小表姐看着今天日记的内容,心中不禁也觉得有趣起来,似乎这一对办公室的感情故事,看起来还蛮冤家路窄的,就是不知为何乔莉和于凡一副很神秘的样子,难道说一年前事务所组上真的有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小表姐一手撑着额头,在灯下暇想着,觉得第一天上班就碰到有人跳楼,如果组上过去发生什么情杀之类的事情,也不无可能,乔莉和于凡越是隐瞒,更增添她心中的好奇。

目光瞧了一下月历,微带叹气的语调:“再过几天,金检内部控制查核就告一段落了,接着就是第三季季报查核,看来又快到每天加班的日子。”

果然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九月底,这段期间小表姐跟同事们每天过着关在查帐室里的生活,几乎没几天是回事务所办公室办公,随着查核期间的截止,大伙底稿都完成得差不多了,今天是金检内控查核的最后一天外勤,忙里偷闲地,竟然开始聊起宠物来:

“我家那只猫如果不乖,我就常用尺打它,然后她就会发出喵喵叫,就会跑来跟我撒娇。”小靡得意地形容着。

“我家的麻糬最可爱了,捣乱不出什么花样。”乔莉家里养的是一只老鼠。

“感觉你们养宠物挺有心得的。”小表姐好奇地加入话题。

“没啥心得,我觉得有毛的比较可爱,但是打扫很累。”乔莉发表独特见解。

“可是我看蛮多人养鱼,鱼没有毛。”小表姐不解地问着。

“鱼是看起来好玩,但是不够作为宠物,又不能玩,常常捞他会死掉。”小靡若有所感似地回答。

“还是养乌龟好,活得又久。”于凡语出惊人地谈起他家那只可爱的乌龟,小表姐破天荒第一次知道乌龟这种动物也有人养。

小表姐心里纳闷,怎么养宠物的人那么多,生活上要照顾的人还不嫌多吗,换作自己,大概小脑袋瓜装不下那么多东西,还多出一只宠物来添乱,养不好又不得不抛弃掉,不过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讲,小表姐心中这样地想着。

“话说回来,再过几天又是第三季季报了,季报完就是年底盘点,会计师上次说要办员工旅游,结果搞得好像又没下文似的。”乔莉不禁微带抱怨着。

“是哦,我们组上也会办员工旅游吗?”小靡一听,眼睛都亮了起来。

“唉哟,还是别指望了,会计师巴不得省一笔开销,现在大家的案子都已经排得满满了,也没有空排员工旅游。”于凡在旁泼了一个冷水。

乔莉叹了一口气说:“同所不同命,听说隔壁日商组的会计师人好,福利也好,员工旅游是去日本玩,而且还全额补助,不像我们,只补助八千块,其余自付。”

小表姐和小靡在一旁听乔莉和于凡你一言,我一句地,都不禁忧形于色起来,乔莉好像察觉出来,急忙宽慰地说:

“就算组上不办,所内也会办,最近不就是行政组规划报名去六福村玩吗?”

“是啊,排在十月第一个礼拜,行政组那些脑残的规划人,是不知道十月第一个礼拜,我们就要加班查季报,每次规划那种时间行程,专门是给后勤单位和人资部单位…去玩的嘛,占事务所80%人口的审计部门查帐员去得成,那真的是活见鬼了。”于凡继续在一旁泼冷水。

乔莉白了他一眼,又忙打圆场:“你们别被影响了,我跟于凡就是爱抱怨,起码事务所年终奖金保障一个月。”

“是啊,永远一个月,也不可能再多了。”于凡又是一桶冷水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