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与女乱小说|错觉全文by蓝淋

躺在地上的女子看似没有失去意识,手脚微微的抽动了一下,口中念念有词的样子,而围绕在旁的女子们听到她口中的话又更加愤怒了,使劲地往她身上又踹了几脚。 

蓝淋下意识地想后退,她并不害怕,比这些更加恐怖的事情她在姐姐丧生那晚已经全部体会了。而是觉得她终究不是这里的人,太过介入反而会为豫谚以及妈妈桑带来不必要的困扰,还是转身走另一条路比较恰当。 

心里是这么想着的,但行动往往是更加直接的。 

她走到了那些艳丽女子们的面前,神色有点不自然,毕竟她也是一时冲动走了过来,什么都没想。 

“国中生?你来这里干嘛?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快走!” 

其中一名女子故意将烟吐在蓝淋的脸上,她皱眉把脸往旁边转。 

“对对,没事就快给我滚,反正你也救不了这女的。” 

另一名女子帮腔,又顺势踢了躺在地上的女子的头。 

那名被欺负的女子因为之前可能跟她们闹得很厉害,金色的直发显得异常凌乱,衣服也像被大力拉扯过,有些地方的线头跑出来以及脱线,肉体上的受伤更不用说,不管是手臂还是腿上都有清晰可见的瘀血,以及蓝淋走近才发现她的嘴角也留了一点血,甚至连牙齿都被打掉了,掉到了水沟旁边,眼看就要掉下去,蓝淋急忙扑过去,跪在地上捡起牙齿。 

正当她要起来时,后面的人将她的头大力地压在地上,呈现跪姿。 

因额头大力撞击地面,流了一点血。 

“想帮她?你以为捡起牙齿她就能顺利接回去吗?不要笑死人了。” 

女子一手压着她的头一手拉着她的耳朵在旁低语。 

确实不行。现在医疗也没有进步到能把牙齿接回去,可能100年后还有可能,但现在绝对不行,其实她也不知道捡牙齿能干嘛,但她就是……想尽全力的帮忙,即使微不足道,她全身忽然热了起来,此时心中响起来一个声音: 

“这难道不是伪善吗。” 

“这突然跳出来的小女孩要怎么处里啊?带回去我们那吗?搞不好那些有钱人喜欢这种的?” 

其中一名咖啡色卷发女子露出诡谲的笑容,令她紧张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还是不要带回去吧,免得我们变她保母。” 

“也是,不如我们把她揍一顿?让她不敢再出现在这里。” 

身后的女子瞄向蓝淋露出鄙视的眼神,让蓝淋瞬间瞪大眼睛,怒火升上来。 

那种像是看什么恶心生物的眼神,她非常讨厌,与其说是不甘心,更是想证明,对方没资格这样看她。 

 

“哼,明明有很多生活的方式,你们却选择最不好的,有资格去打别人吗?就因为抢了你们的生意?或是得到比你们更好的薪水?笑死人了,有本事再抢回来啊,一群阿姨。” 

“臭小鬼胆子不小啊,我们也都不到30凭什么被你叫阿姨!” 

她其中一只手被后方的人大力拉了起来,像是警察制伏犯人那样折到背后。 

“比我大超过5岁又快30了不是阿姨是什么?” 

蓝淋冷笑了一下,笑对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年纪。 

“喂,我看还是带回去好了,让她知到什么叫规矩。” 

女子将压着她头的手转为抓住她的头发,抓着她的头往地面上撞。 

但撞得没有很大力,但还是听得到叩的一声。 

叩、叩、叩、叩、叩、叩。 

女子像是发了疯似的,面无表情一直拉着蓝淋的头去撞地板,撞到地板上都沾了几滴她的血,女子还是不肯罢休,这样的欺负程度可能已经快跟旁边躺在地上的人不相上下了。  

明明只要放掉手上握着的牙齿至少能抓到那只手,她却怎么也不想放开。 

“够了吧。” 

此时旁边躺在地上的女子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躺着的没资格指使别人,想对她怎么样是我们的自由,至少要让她不敢反抗。”女子在说的同时又拉起蓝淋的头,比以往更大力的撞击地面,血又滴到了地上,而且是好几滴。 

躺在地上的女子眼神瞄向纪蓝淋,而此时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叫啊或是因为疼痛皱一下眉头都没有,而是静静的、冷静的、盯着地板上的血。 

明明是来帮助别人的,现在不只自己受伤了,还需要反过来被想帮助的人帮助,这样的发展并不是她所希望的。 

现在纪蓝淋的心情只有丢脸、不甘心, 

以及 

惭愧。 

握着别人的牙齿,想保护其实对对方来说不重要的东西。 

从争执到发生冲突,不仅一切没有意义,她也完全没帮助到什么,相反的,这已经往更坏的方向走了,这些女子会因为蓝淋更加愤怒,有可能会对她自己以及躺在地上的人带来不利。 

“我这白痴。”她小声默念着。 

那群女子并没有听到,而躺在旁边的人却听得很清楚,而像是回应蓝淋般, 

轻轻的,左右摇晃头,她也确实看到了。 

蓝淋突然有种鼻酸的感觉,认为自己明明什么忙也没帮上,甚至变成了很大的累赘,对方却没有生气或是放弃的感觉,而是感谢自己,跳出来为她说话。 

对方的回应让蓝淋得到安慰,即使想做点什么,一人对抗三人真的不容易。 

“你不下地狱,总有人会顶替的,对吧?”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啊,只会装善良。” 

此时,她心中又响起了熟悉、讨厌的声音。 

没有,我不是。是真的想要帮助她。 

“在保护别人的时候,势必会伤害到任何人,没有任何人是错或是对的。”她想起了父亲曾说过的话。 

她看了看周围,废弃纸箱的旁边有个酒瓶,像是昨晚喝完酒没丢掉的。 

蓝淋立刻挺起身子用头去撞压住她的女子,那名女子也因为反应不及让蓝淋挣脱,她立刻用手撑的地板当作冲力跪着站起来跑去捡那酒瓶拿在手上。 

“你干嘛!”女子作势要抓住她的手。 

蓝淋立刻反应过来侧身跟她擦身而过,举起酒瓶从女子后脑杓砸下去。 

“啊!!”痛到跪在地上,血也从后颈流下来。 

一旁的人有点愣住了,下一秒马上去关心自己的朋友。 

而蓝淋手上的酒瓶也碎了,只有前半部嘴瓶的部分,碎裂了玻璃甚至沾染了她的血,只见她握住酒瓶的手微微颤抖,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以及满足自己的“欲望”她第一次伤害了别人。 

“你这疯子!哪有人拿酒瓶乱砸的!!”其中一人对她大叫着。 

此刻,蓝淋心里没有不安、害怕,仅剩的,也是填满她心中的感觉。 

就是快感。 

虽然伤害人刚开始会感到害怕,但快感随即而来,早已覆盖了恐惧以及罪恶感,对这样的自己,她感到陌生却又自豪,因为自己总算不是总说着漂亮话的纪蓝淋,而是拿起武器,并且拚尽全力。 

其他人见况不利,加上友人伤势严重,就搀扶她离开了巷子中。 

对于像旋风般的一群人走掉后蓝淋也松了一口气,到旁边单膝跪着扶起倒在地上的女子。 

“万一她们找人来的话你就会有麻烦了,趁现在快走,别管我了。” 

女子以微弱的声音说着,眼神充满疲惫与忧心。 

“没关系,再说她们找不到的,我们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这等她们来吧。” 

蓝淋将女子带回了酒店,虽然妈妈桑有点不解但接着又大笑了起来,让蓝淋她们有点不知所措,觉得妈妈桑是个奇怪的人。 

女子的名字叫陈亦筳,24岁,在红灯区最热闹的“银座町”酒店工作,老板是个日本人,只是店都交给国内人管理,所以很少露面,连亦筳自己都没看过。 

“我在酒店工作大概2年了,一刚开始前辈们还对我百般照顾,也教会了我不少东西,让我觉得做这行的人其实也是不得已的,并不是为了物欲,但到越后来我比较熟练以及说话技巧比较好,懂得与客人相处后,台变多了,却也招来了前辈们的忌妒,我并不想在职场上跟前辈们为敌人。虽然这么说可能只会显得我没见过世面,但如果可以我还是想跟她们好好相处。” 

亦莛拿起妈妈桑倒的水小口优雅的喝了起来。 

“女孩我劝你还是放弃这种天真的想法吧,都在巷子被人家打了要好好相处已经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往上爬更高成为店里的红牌吧,身边也会派人保护你,这种霸凌现象基本不会出现。”妈妈桑一边清理吧台一边整理起酒柜上的酒。 

听了她的一番话亦莛低下头眼神有点落寞,此时纪蓝淋小声地说了一段话。 

“我想,每个职场都是辛苦的吧,所有的职业,没有不辛苦的,在得到报酬的同时在之前一定也付出的努力与风险,只是风险的大与小而已,这是母亲所讲过的话……” 

讲完的同时她愣了一下,偏偏想起了自己最仇恨的对象所说出来的话。 

“付出相对应的努力与风险”如果想复仇要花多少时间与努力? 

一年、三年?她手微微颤抖着,在逐渐流失的时间与生活之中,她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恨亦使人成长,但结果会是她想要的吗? 

最后复仇成功了的话,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15岁犯杀人罪刑罚,将处以最轻五年以上之有期徒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