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翁熄合集_和小妹做好爽小说

她又会是什么模样,为什么会想买女人?会不会很老、很丑、很肥?

褚烟梦很清楚,无论翼是什么模样,外型有多令她厌恶或无法接受,她都不能因此拒绝交易。

待在总统套房里等翼出现,褚烟梦非常紧张,毕竟她从没做过这样的事。卖身,没有她想像的那么简单。

不得不同意,对她来说,这是必经的过程,如果只是卖出初夜就这么紧张,之后她要接客杀陌生人不就更紧张?

话虽如此,她觉得两者有决定性的不同,当她要杀人时,她握有主动权,她可以决定何时杀了目标,不必忍受目标对她做任何她不愿意接受的事。

今晚,既然她同意交易也收了钱,所有的主动权都在翼手上,无论翼要对她做什么,她都必须无条件接受。

理论上,太过分的事她依然可以拒绝,只是,都收了三千万那么高的金额,过分的界线到底在哪里还真难拿捏。

时间已经过了约定的晚上十点,要她先到,是翼指定的,但翼也该到了吧?

正忐忑不安时,褚烟梦听到门口传来哔的一声,下一秒,门就喀的一声开了。

她万分紧张的站了起来,一个高挑美丽皮肤白皙的女人走了进来,褚烟梦不自觉深深吸了一口气。

女人用非常淡然的语气说:“我是翼。”

七月的盛夏,翼却穿了一身黑,黑色衬衫,黑色长裤,一头黑发束在脑后,妆容非常冷艳,嗓音娇媚,语气却很冰冷。

她看起来又酷又美,虽然年龄应该比褚烟梦大,但推测不超过三十岁。

不需要付半毛钱,任何人无论男女肯定都非常乐意跟她上床,甚至非常乐意付钱跟她上床。

这样的女人,为什么要高价买她?

翼没有多看她一眼,放下包包,她就拿起话筒打给客房服务,请服务生送最高级的香槟过来。

打完电话,翼用潇洒的姿态在窗边的单人座沙发坐了下来,用眼神示意褚烟梦坐在她对面,褚烟梦只好乖乖坐了下来。

褚烟梦不是温顺型的女人,从来都不是,但翼有种逼人的气势,让她不得不照她的意思做,这跟翼付了她多少钱无关。

翼看她的眼神非常冰冷,丝毫不带感情,没有显露任何对她的兴趣,似乎也没兴趣跟她讲半句话,只是默默看着窗外。

总统套房位在五星级大饭店的最高楼层,不但可以眺望东京如钻石般璀璨的夜景,还可以看到东京铁塔。

她应该试着说话吗?褚烟梦已经在银座工作超过一年了,经常在俱乐部陪酒和客人聊天,自认应对技巧非常好,客人都很喜欢她,会指名她陪酒的熟客也不少,从没想过,第一次和客人约在饭店,她竟然会这么手足无措。

还没想出该说什么,客房服务来了,服务生推了香槟进来,翼给了小费,服务生离开之后,翼就俐落的开了香槟,倒了两杯。

把一杯香槟递给褚烟梦,翼拿起杯子轻敲了她的杯子,淡然的说:“敬今夜。”

褚烟梦只好露出甜美笑容说:“敬今夜。”

紧张早就让她口很渴,拿起香槟她一口喝干,太过紧张她完全尝不出味道。

翼悠然的把香槟喝完,起身她用不带丝毫感情的语气说:“脱光,进浴室。”

褚烟梦深呼吸一口气,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翼让她很紧张,不是因为她今晚得出卖身体,而是,以客人来说,翼的态度实在很冷。

看到翼站在床边开始解衬衫的扣子,她只好也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翼很干脆的脱光,她的身材非常好,玲珑有致非常诱人,褚烟梦虽然心跳得飞快,也只能乖乖脱光。

翼将长发盘起,率先走进浴室,褚烟梦也赶紧盘好长发走进去。

开了浴缸的水龙头放水,翼走到莲蓬头旁边说:“过来这里站着。”

褚烟梦只好依言走过去,翼开了水,试了水温之后,就开始帮她冲身体。

是要帮她洗澡的意思吧?褚烟梦不自觉吞了一口口水。

帮她把身体冲湿,翼果然缓缓在她身上抹沐浴乳,感觉翼的手温柔的滑过她的背滑向她的胸前,她的心跳得飞快,没让她有机会作心理准备,翼的手滑到她柔软的胸部上缓缓搓揉,她紧张得几乎要喘不过气,当翼的手滑过她的小腹,毫不迟疑往下要滑进她的双腿之间时,她终于脱口而出说:“为什么?”

“你要问的是什么?”翼没有停下动作,还好她的手滑到她双腿之间后就往下滑到她的大腿,没有如她以为的探进私处。

她很直接的说:“为什么要高价买我?”

翼淡然的说:“价格是你开的,我只是同意了这个价钱。”

褚烟梦愣了一下,她是开一千万,看来今泉心音放风声出去时提高了价码,或许是为了让人杀价,没想到翼会干脆接受。

“为什么要买我?”

翼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好奇。”

“好奇?好奇我是什么模样,为什么可以高价卖身吗?”

“不是,我当然看过你,才会决定买。”

褚烟梦并不意外,没看过商品就决定以这么夸张的高价买下她的人脑袋应该病得很厉害。

“那你好奇什么?”

“好奇你是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好奇?”

翼淡然看她一眼说:“你的问题太多了。”

褚烟梦还没想出来该说什么,翼就忽然从背后搂住她将她搂在怀里,褚烟梦身高一六八公分,翼大约比她高了两、三公分,身高差不多,翼的嘴唇贴在她耳边说:“我不喜欢回答问题。”

突然跟翼紧贴在一起,感觉翼柔软的胸部贴在她背上,她万分紧张,翼的气息喷进耳里让她一阵麻痒,更让她紧张的是,翼的手贴着她的小腹直接往下滑,很干脆的探进了她的私处。

她紧张得几乎要喘不过气,然而翼的手指没有明显的挑逗意味,只是来回轻轻触摸,她似乎没有打算马上要她。

果然,没一会儿,翼的手滑了出来,开了水,翼帮她把身上的沐浴乳都冲洗干净,然后说:“去浴缸里泡着。”

褚烟梦依言走到浴缸边,试了一下水温,加了些冷水之后就泡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