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浪公爱爱地下室_男人啪b视频

深呼吸一口气,褚烟梦好整以暇的走进浴室冲澡,可惜,不管莲蓬头流出的水有多热,都洗不掉满心的恶心,也洗不掉无法止息的心痛。

 

没有人爱她。

 

今晚是圣诞夜,但她知道没有人挂念她,更没有人会祝她圣诞快乐。

令人厌恶的节日,总是让她清楚意识到自己有多孤独。

她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什么都没有。

师父言曼露还算宠爱她,但她很清楚,言曼露更疼爱她自己的女儿言恩,这是当然的。

和她同门的师姐除了宋竹槐,还有卓涵和绰遥,卓涵是他们所属的无神派现任掌门,身负重责大任和血海深仇,活泼的她并不寡情,可惜她和爽朗的言恩比较合得来。

毕竟言恩的人生无忧无虑,不像褚烟梦背负太多的痛苦和恶梦,总是很阴郁。

而绰遥从小就被她的师父潘柔训练成卓涵的左右手,一直都如同卓涵的影子,她的使命就是一辈子对卓涵唯命是从,好好保护卓涵。

绰遥不但对卓涵忠心耿耿,而且从小就和卓涵住在一起,她们情同姐妹,感情好到有时褚烟梦都觉得嫉妒。

她一直以为她和宋竹槐拥有彼此,但自从韦双双出现,她们的亲密世界有了明显的裂痕,尽管宋竹槐依然宠爱她、关心她,但原有的两人世界早已不再存在,分分秒秒,她都得提醒自己,她对宋竹槐的感情,始终不过就是她的自作多情。

宋竹槐再宠爱她,都挥不去那种被遗弃的深深痛苦。

 

冲完澡,褚烟梦走出浴室穿好衣服,整理好东西,她打开饭店房间的房门走了出去。她本该在里面待一夜,两个保镳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褚烟梦已经朝他们各射出一枚迷魂针,保镳马上软倒在地。

打开旁边的安全门,褚烟梦快步走到二楼的楼梯间,打开窗户跳进饭店旁的小巷,迅速逃逸。

饭店就算有任何监视器拍到她,但进出的人太多,不可能锁定她。保镳纵然可以跟警察描述她的外型,但应该说不出什么具体特征。虽然她不像卓涵精擅易容术,但她出任务时都会化浓妆戴假发,在日本,这种浓妆女人成千上万,要凭她戴假发的浓妆模样追查到她,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要进行暗杀任务时,接客用的名字和俱乐部名称当然也都是假的,今泉心音向来都会把这些事安排得很妥当。

刚冲澡时褚烟梦已经顺便卸了妆,也拿下假发,重新上了淡妆,衣服虽然是同一套,但她的外套可以两面穿,模样跟刚刚已经完全不同了。

她住在世田谷的高级住宅区,离这里有一段距离,不必担心被认出来追查,她大可以召计程车回家,但是,心情低落,她无意识的沿着街道缓缓散步。

街道华丽闪亮的圣诞装饰充满节日欢乐的气氛,却让她有种近乎窒息般的痛苦。

甚至不知道拥有的感觉,她就已经失去了。

当初她决定去银座工作时,宋竹槐非常反对,毕竟,男人去那些高级俱乐部会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当然,褚烟梦可以守住底线,却少不了得忍受男人的各种骚扰。

但是,她觉得这是获得必要消息最快最有效的方式。

她和宋竹槐的仇家天豺帮在十几年前就窜逃到东京和清田组结盟,拥有庞大的势力,要弄清楚东京天豺帮的一切,有效掌握天豺帮的消息,待在银座是最好的办法。

她是在宋竹槐认识韦双双之后,才决定去银座工作的,也许,她真的很想尝尝彻底沉沦是什么滋味吧!

她不可能一直待在银座却毫无性经验,当她开始在“美丽的羽毛”上班,知道她居然还是处女,今泉心音马上建议她可以高价卖出初夜。

毕竟,就算她不可能跟想杀的对象发生关系,也不会希望自己的身体第一次被触摸是来自她要杀的坏人吧!

决定之后,她告诉今泉心音,她的初夜,只能卖给女人,而且,价格不能低于一千万日币。

就算要沉沦,她也不能低贱的沉沦。

只是,真的有女人愿意花一千万日币去买另一个女人吗?

她原本以为不可能,没想到,没多久今泉心音就告诉她,有一个女人愿意花三千万日币买她的初夜,比她说的价格还高了三倍。

虽然不能透漏女人的来历,但今泉心音可以保证女人的来历清白,不属于黑社会。

女人的名字是翼,会说中文。

褚烟梦问今泉心音,可否先看翼的照片再决定要不要卖,这个问题让今泉心音笑了出来。

笑完,今泉心音很不客气的说:“烟梦,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对客人一无所知你就不愿意卖,你也不必在银座工作了。你应该庆幸有女人愿意出这么高的价格买你的初夜,又不是名妓花魁,你凭什么先看客人的照片?”

褚烟梦被她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很清楚,在银座工作,必须彻底抛弃自尊,知道自己随时都会被人践踏,如果连这种觉悟都没有,确实应该放弃这个念头。

她一时沉默不语,今泉心音就淡然的说:“你可以不必马上决定,回去好好考虑一个晚上吧!我不希望你做任何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可以在银座经营如此成功的俱乐部,今泉心音当然不是什么热情洋溢的人,她对旗下小姐向来非常严格,但她也不是毫无人性。

褚烟梦正想点头说要回家好好考虑,心头却忽然掠过宋竹槐的影子,一阵强烈痛楚让她脱口而出说:“不必考虑了,我愿意卖。”

今泉心音凝视着她说:“你确定?不再多加考虑?我通知对方之后,你就不能反悔了。”

“我不会反悔。”她想要一个可以忘记心痛的方式,更想要有事可以让她专注投入,她没有别的目标,只好抓紧查清楚东京天豺帮的底细为父母复仇这个目标。

“好。”今泉心音点头说:“我明白了。”

 

两天后,褚烟梦依约到了五星级大饭店的总统套房里等翼。

三千万日币,扣除今泉心音收取的一成费用,剩下的两千七百万已经汇进褚烟梦的户头。

总统套房是翼指定的,费用当然也由她支付。

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这么有钱?不但花三千万日币买她的初夜,还住这种一晚要价六十万日币的总统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