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多人伦好爽_欧洲人x人图片

东京,银座。

“美丽的羽毛”,是银座数一数二的超高级会员制俱乐部,不但进去需要密码,门口还装设了监视器,有两个保镳看守。

除了政商名流非常喜欢来这儿寻欢作乐,势力庞大的黑社会干部也有不少是常客。

褚烟梦会选择在“美丽的羽毛”上班,是因为在日本,没有比银座的俱乐部消息更灵通的地方,所有政界商界黑社会大大小小的消息,都逃不了银座小姐的耳目。

“美丽的羽毛”的妈妈桑今泉心音不但美丽绝伦,更是和三教九流都交好的厉害角色。

二十二岁的褚烟梦四年前从香港来东京念大学,一年多前,她开始一边念书,一边在银座工作培养人脉,换过好几个俱乐部之后,去年她偶然认识今泉心音,她很清楚,今泉心音经营的“美丽的羽毛”就是她最需要的地方,她很努力在今泉心音面前力求表现,今年她大学毕业后,终于得以进入“美丽的羽毛”上班。

在东京,今泉心音是唯一知道她的杀手身分的人,长袖善舞的她很快就成为褚烟梦接案的主要来源。

政界商界和黑社会的大人物多半都和今泉心音交好,一个人身处的位置越高,敌人就越多,想杀的人当然也越多。

和今泉心音搭上线,褚烟梦正式在东京出道成为杀手。隶属于杀手门派无神派,她所学的是毒手派的武功,不靠内力取胜,但招式阴毒、出招速度快,敌人往往防不胜防,她的师父言曼露是数一数二的用毒高手,褚烟梦对用毒也非常有兴趣,精擅用毒,是她最大的优势。

用毒必须掌握时机,身处高位的人多半都非常谨慎,毒手派的人向来很少跟敌人正面对决,若要暗中出手,杀人最理想的时机,是在床上。

因此,凡是有需要暗杀的对象,今泉心音就会安排褚烟梦去陪睡,她当然不会真的跟目标上床,而会掌握最恰当的时机,杀了目标,迅速逃逸。

很快,她就博得了“激情死神”的称号。

 

走在东京六本木的街头,褚烟梦发现街上到处都是圣诞装饰,今晚是气氛绝佳的圣诞夜,空气清冷,还好没有下雪。

圣诞夜是最适合和恋人相拥的日子,想到这点,她嘴角浮现了苦涩的笑容。熟悉的心痛,像利刃般刺向她的心。

对于爱情,她原本很有把握。

从小一起长大,她和同门的师姐宋竹槐命运一直紧紧相系,原本以为两人早已心意相通,她一厢情愿认定大她四岁的宋竹槐明白她的心意,从小宋竹槐就对她无微不至的宠爱,所有温柔的举动都有着满满的爱,宋竹槐爱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直到前年十一月,她和卓涵跟宋竹槐一起去贵阳追杀天豹帮,宋竹槐邂逅了韦双双。

不过是个平凡的女人,却一直痴缠着宋竹槐不放!而宋竹槐竟然每个月都固定时间和韦双双碰面,褚烟梦原本以为,宋竹槐只是心太软不忍心拒绝救了她一命的韦双双,然而,她们的关系就这样维持了两年。

两年来,无论褚烟梦如何找尽理由反对宋竹槐继续和韦双双往来,宋竹槐依然持续每个月去找韦双双。若褚烟梦故意算准时间在她们碰面时打电话去,宋竹槐总是置之不理,后来甚至还会干脆关机。

一次次遭受痛苦的打击,褚烟梦不得不心痛的接受一个事实,对宋竹槐来说,韦双双比她重要多了。褚烟梦终究只是她的师妹,宋竹槐尽管对她非常宠爱,但绝对不是爱情。

体悟到这个事实让她心如刀割,这段日子她痛苦得就像行尸走肉,若非还有为父母复仇的仇恨之火在心底燃烧,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已经走到五星级大饭店前面了,深呼吸一口气,褚烟梦走了进去。

避开饭店的监视器,她施展轻功爬楼梯走上二十楼,确定没有任何异状,她走到走廊尽头的总统套房,门口有两个满脸横肉的保镳守着。

打扮非常艳丽的褚烟梦,很容易让人意会她的职业,她对保镳说出暗号,保镳面无表情的搜查她的包包,也理所当然的帮她搜身以免她有私藏武器,尽管装得一脸正经,保镳们却还是少不了趁搜身时在褚烟梦身上摸个几把吃豆腐。

确认没问题,保镳终于帮她开了门,眼神透着几许暧昧和欣羡,他们很清楚,像褚烟梦这种高级娼妓,不是区区一般保镳买得起的。

褚烟梦今晚的任务目标是水口组的干部,其貌不扬还有个大肥肚的男人。

好色的男人急切的在等褚烟梦,她艳丽的五官和姣好的身材,从来都不会让任何男人失望。

褚烟梦才走进房里,男人的眼里就射出好色的光芒,急切的把褚烟梦压倒在床上,他迅速的把褚烟梦全身的衣物扒光。

真令人作呕,其实褚烟梦大可以马上下手,保镳虽然搜遍了她全身,却作梦也想不到,褚烟梦的武器藏在她华丽的假指甲片里。

左手小指的指甲片里,藏着小机关,褚烟梦只要轻轻一按,细小的毒针就会弹出来,只要把毒针刺进男人身上的任何地方,毒性很快就会让男人心脏麻痹而死,医生验尸,会以为男人是心脏病发作。除非很厉害的医生才有可能发现他其实是被毒杀。

这样的杀人方式简单快速又安全,但她一点都不急,很无所谓的躺在床上任凭男人在她身上又捏又舔,恶心的舌头滑过她的胸部,她非常作呕却有种自虐的快感。

得不到她爱的人,强烈的心痛让她越来越享受这种作贱自己的快感,在自虐中,她可以暂时忘了所有让她痛苦的一切。

沉沦吧!就这样沉沦再沉沦,也许沉到底,她就可以真的忘了一切。

男人显然很享受他花大把钱买来的女人,尽情的又捏又舔之后,男人起身准备真的占有她,不过这也宣告游戏结束了。

褚烟梦弹出毒针,迅速用毒针刺进男人的耳后,正准备享受进入快感的男人很快就软倒在褚烟梦身上。

推开男人,褚烟梦嫌恶的看着男人的尸体。接任务之前,她当然调查过男人,财大势大的水口组干部,杀人放火奸淫掳掠他都没少做过,却总是有办法用各种方式躲过法律的制裁,早该得到报应了。